当前位置:首页>理论研究

关于仲裁员行为规范的探讨

2018-05-31 16:35

作者:王琼妮

内容提要 仲裁员的行为规范是仲裁员独立、公正地进行仲裁的重要指南。国际商事仲裁界对此十分重视并制定了许多相关规范,而我国的相关规范还不够健全,相关理论探讨也为数不多。本文对仲裁员行为规范的相关问题进行了初步探讨,提出了对我国相关制度落实的改进建议,最终目的是实现我国商事仲裁与国际商事仲裁的实践接轨。
关键词  仲裁员  行为规范  道德准则  指导原则
杨良宜先生在他的书中提到著名海事仲裁员Clifford Clark说过的一句话:“今天伦敦是国际海事仲裁中心,但只要是我们关键的人员联手一起搬去萨哈拉大沙漠,明天萨哈拉大沙漠就是国际海事仲裁中心。”此话或许过于夸张,但足以明示仲裁员在仲裁制度中的重要作用。而仲裁员的行为更是在仲裁程序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鉴于中国的仲裁理论和实践对仲裁员行为规范的关注还远远不够,本文在比较探讨的基础上对此问题作以分析。
一、仲裁员行为规范的含义、立法层次及重要性
(一)仲裁员行为规范的含义
顾名思义,仲裁员行为规范即是对仲裁员行为的规范和约束,这里的关键在于弄清仲裁员行为的含义和性质。仲裁员的行为,是指仲裁员作为某一具体案件仲裁庭成员,为着仲裁案件而实施的仲裁行为。这些行为具体表现为调查取证行为、组织庭审、质证行为、调解行为、裁决行为等。由于仲裁本身的契约性、民间性和独立性的特点,使得仲裁员的行为也具备了独立性、民间性和公正性的特点。根据我国仲裁法的有关规定,仲裁员的行为不受任何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从这个意义上讲,仲裁员的仲裁行为是私人裁判行为。同时,鉴于当事人对仲裁公正性的合理期望,仲裁员的仲裁行为不应偏向于任何一方当事人甚至是指定他的当事人,这就使得仲裁又不同于基于当事人利益的代理行为。仲裁员作为一个独立的民间性的第三人,拥有相当广的仲裁权,那么怎样才能保证其在仲裁程序中独立、公正地进行仲裁呢?在这里,为了保证仲裁员的行为在整个仲裁制度中不偏离它的本性,就十分需要对仲裁员的行为加以规范和约束。笔者认为,对仲裁员作为仲裁庭成员进行仲裁的行为加以约束的规范的即称为仲裁员的行为规范。
(二)仲裁员行为规范的立法层次
依据上述对仲裁员行为规范的界定,现行关于仲裁员行为规范的成文规定主要分布在各国仲裁立法、仲裁规则和一些专门性的仲裁员道德行为准则中。另外,对仲裁员行为的约束还可以由当事人通过约定来实现,因为仲裁权本身就来源于当事人的意思表示,但在实践中当事人对仲裁员的行为准则进行约定的情况比较少见,且这种约定往往具有临时性和个案性的特点,因而,当事人的这种约定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鉴于仲裁员的行为区别于法官、检察官或律师等其他法律职业者的特殊性,这里有必要对仲裁法、仲裁规则和仲裁员的道德行为准则之间的关系和层次加以明确。
首先,仲裁法作为国家机关活动的产物,以国家强制力作后盾,是当事人、仲裁员和仲裁机构在仲裁活动中所必须遵守的,其效力不言而喻。而仲裁规则多是由各仲裁机构自行制定,一般经当事人约定选择才对仲裁活动产生约束力。但在有些情况下,一旦当事人选定了仲裁机构,根据该机构的规定,就必须使用该机构的仲裁规则。总而言之,仲裁规则的效力基于当事人的意思自治,经当事人选定后便对仲裁庭和当事人产生约束力。而仲裁员的道德行为准则,则是为仲裁员的行为提供一套道德准则体系,它倡导仲裁员在商事仲裁活动中以其为标准,为国际商事仲裁提供一个普遍接受的指南。至于它的效力问题,多数行为规范中强调,它应在不违背准据法、仲裁规则的前提下支配仲裁员的行为,且这种支配力还需当事人通过约定来限制。如2004年3月1日生效的美国仲裁协会新修订的《商事争议中仲裁员的行为道德规范》的序言中强调“本规范所有规定应当在不与准据法以及当事人的约定相违背的情况下理解。”同样,基于此种效力,在一般情况下,在司法中也不应当以仲裁员违反了道德行为规范为由而撤销或拒绝执行某项仲裁裁决。这在某些行为准则中也有明文规定,如国际律师协会于1986年制定的国际仲裁员行为准则在导言中说“除非以协议的形式规定采纳本准则,否则本准则不能直接约束仲裁员或当事人自己。国际律师协会希望把本准则与对仲裁员的质疑一并考虑,并强调本准则并非为法院撤销裁决提供根据。”虽然这些道德准则不具有确定的法律强制力,但也有些仲裁机构将其作为聘任仲裁员的标准。如2004年3月1日起实行的《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守则》第13条规定“仲裁员违反本守则,本会将根据情节不予续聘直至解聘。”有了以上的梳理,我们可以看出仲裁员的行为规范以不同的形式和效力出现在各种成文文件中。然而,基于仲裁员行为的民间性和独立性,法律上不可能做出过多的规定,多数法律只是在静态层面上规定了仲裁员的资格问题,而在动态层面上的行为规范通常只是一些原则性的规定,例如要求仲裁员公正、独立地解决纠纷等等。仲裁规则中也多是关于仲裁程序的规定。应该说,只有道德行为准则才系统、完整地对仲裁员的行为作了详尽的规定。因此本文的讨论也集中在关于仲裁员的道德行为规范的层面上。
综上所述,仲裁员的行为规范主要表现为仲裁员的道德行为准则,它与仲裁法、仲裁规则并存而对仲裁员的行为加以约束。它对仲裁员行为规范的指南作用是对仲裁法和仲裁规则的一种补充,是为了避免仲裁员在法律和仲裁规则以外的灰色地带失去监督或者说避免影响到仲裁的公信力。但作为一种专门性的仲裁员行为规范,它是一个独立存在的规范体系,有其自身的特点和作用。对于它的定位,这里也需要明确一下。一般而言,立法是对公民守法的最低标准要求,道德准则往往是较高的要求。同样的,仲裁员的道德行为准则应该是对仲裁员的最高标准。这就需要我们在相关规范的形式和内容上有所考虑,使他们真正体现出道德准则的本质特点,而不是对立法的重复规定或一些无谓的规定 。
(三)确立仲裁员行为规范的重要性
如前文反复提到,仲裁的好坏取决于仲裁员,国际仲裁界也有一句名言:“The arbitration is only as good as it's arbitrators."因此,仲裁员的行为在仲裁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虽然仲裁员不道德情况实属罕见,但以下几个方面足以论证确立仲裁员道德准则的必要性。首先,从公众的层面来说,明文规定并广为宣传仲裁员的道德准则有利于提高仲裁的公信力, 仲裁员在仲裁程序中的行为不再像在一个暗箱里面操作一样,而是为公众打开了亮窗,同时在公众的心目中也将树立起一种对仲裁员行为的评价标准,一旦需要采用仲裁,对仲裁员的选择就不会过于盲目,也有利于仲裁效率的提高。其二,从当事人的层面来说,某人一旦成为了仲裁的当事人,必然需要进行一定的意思表示来推动或决定仲裁程序,而仲裁员的道德准则作为现成的文件是可以为当事人自愿选择的,这就不需要当事人再花费精力和时间来约定如何对仲裁员的行为加以限制以保证仲裁的公正和质量。夸张点说,一旦约定选择了道德准则,当事人便高枕无忧,因为它将对仲裁员产生约束力。这不仅有利于效率的提高,也有利于增加当事人对仲裁的信赖度。其三,从仲裁员自身的层面上看,道德准则是一种自律机制,本身就意味着对仲裁员的一种职业素质的要求,它是仲裁员进行仲裁活动的一个指南,有利于仲裁员自身素质的加强和提高。相应地,仲裁员的素质高了,人们便更愿意选择仲裁了,这对仲裁员来说当然也是一件好事。其四,从仲裁机构的层面上来看,道德行为准则可以作为仲裁机构聘任仲裁员的一套标准。当然,仲裁机构不应过多干涉仲裁员的行为。但这并不影响仲裁机构对仲裁员的间接监督。例如,在对仲裁案件进行备案记录时可以附加该案仲裁员行为的一些情况,或者为仲裁员建立一套档案制度,以便给以后的当事人选择提供参考等等。其五,从对仲裁的司法监督层面上看,道德准则虽然不能作为法院决定撤销或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判断标准和理由,但它多少可以作为司法监督的一个参考,对于位于不同层次的仲裁员的行为规范必然会产生不同效力的责任问题。最后,从国际实践层面上看,仲裁业发达的国家都十分重视仲裁员行为规范的研究,也制定出了不少值得借鉴的仲裁员行为规范。
有了以上的论述,我们足以得出结论在我国制定并推广一套统一的仲裁员道德准则不仅是非常重要,而且是极有必要的。
二、仲裁员行为规范的内容
各国对仲裁员行为规范的内容规定因具体情况不同而有所差别,但总体而言,在以下几个方面是大同小异的。
(一)公正、独立的进行仲裁程序并公正地作出仲裁裁决
基于仲裁的契约性和民间性以及当事人对仲裁所负有的合理期望,一般在仲裁法或仲裁规则中已有关于仲裁员公正、独立地处理仲裁案件的原则性规定,然而在各种道德准则中又无一例外的对这个问题作了强调并有更详尽的规定,这应是仲裁员必须遵守的首要职责,其主要包括在仲裁程序中的公正独立以及公正独立地做出最后裁决,当然这两方面也是紧密相关的。这就要求仲裁员公平对待所有当事人,而不受任何外界压力、舆论或私利的影响。有些规则对这一要求的时间甚至延长到仲裁裁决做出后的一段时间。这一公正性要求也有例外,如美国的《商事争中仲裁员的行为道德规范》中对于“非中立仲裁员”作了例外规定,这将在下文中详细谈到。至于独立性要求也有例外,如英国仲裁法只要求仲裁员应当“公正”,并不要求仲裁员“独立”。但是,无论怎样,仲裁庭作为一个整体都应当毫不例外地保持公正(impartial)、独立(independent)。当今世界仲裁界通行的趋势也是要求仲裁员在国际商事仲裁全过程保持独立和公正。《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为此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仲裁依法独立进行,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干涉。”十七世纪英国大法官里尔爵士的座右铭也值得现代仲裁人们参考:不论公众是否喜欢,也不论法庭上出现掌声还是嘘声,我都应公正裁判而不受其左右。
(二)主动披露及回避义务
这是指仲裁员应当主动披露可能影响或可能造成偏袒印象之任何利益或关系并在可能存在这种利益或关系的情况下主动回避。这种义务同样也是为了保障仲裁的公正和公信力。首先,这种披露应当在仲裁员接受任命之前提出,笔者认为,仲裁员若在任命前并未意识到上述利益和关系或在仲裁程序中发现了新的利益和关系,都应当加以披露,时间不限于接受任命之前。其二,这种利益或关系是指可能影响公正性的利益或关系。这种措辞要求仲裁员尽可能披露各种只是存在影响的可能性的利益或关系。因此,当仲裁员把握不准是否应当披露时应倾向于进行披露。但是,如果另一方当事人知道这种情况并同意仲裁员继续进行仲裁的也应当尊重当事人的意思。上面所说的关系或利益应当作广义的解释,主要包括:1、与仲裁结果有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利害关系; 2、可能在仲裁程序上造成双方当事人之间的不公平; 3、所有现存的或以往的金钱、商业、职业、家庭和社会交往方面的关系; 4、与案件有利害关系或其他可能影响案件的公正审理的情形,甚至包括一些师生关系、同学关系、上下级关系、过去的同事关系、同乡关系、邻里关系等等。其三,值得注意的是,披露并不是对仲裁员公正性和独立性的否认,披露的目的在于允许当事人判断它们是否与仲裁员的判断相一致,如果他们希望的话,也可以进一步探究披露的情形。而且,这种披露并不必然导致仲裁员的回避。另外,回避的提出除了仲裁员主动申请外,当事人也应有权提出,至于是否导致回避就要看当事人提出的情况是否合理了。
(三)勤勉义务
仲裁员是兼职的,且对于不同的仲裁案件有不同的专业要求。这就要求仲裁员首先要量力而行,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接受仲裁。而且一旦接受了仲裁,就应当保证适当的精力和时间的付出。在仲裁程序中应当认真审理案卷,进行和合议,若是首席仲裁员还应当注意对仲裁程序的适当控制。仲裁员不应主动谋求指定,但并不否定仲裁员作一些真实准确的宣传,当然,这种宣传是有严格限制的,例如宣传中不得有谋求任命的意愿等等。目前国内实践中仲裁员的主要问题就是对勤勉义务的违背,如不阅读案卷甚至开庭带错案卷,从不起草裁决书,不提供裁决意见,对其他仲裁员或多数情况下秘书撰写的裁决书稿不提修改意见,这样的“三不”仲裁员不在少数。因此,国内仲裁机构所制定的仲裁员守则多数对此作了详细规定,甚至包括不得迟到和早退,不得在开庭时从事与庭审无关的活动。仲裁员的勤勉义务是仲裁员道德操守的重要体现,对此加以明确规定不仅有利于保证仲裁的效率,也有利于增强当事人对仲裁的信任。
(四)与当事人的接触中应当避免不公正或可能造成偏袒印象的情形
仲裁员与当事人的关系比较微妙。一方面仲裁员的仲裁权基于当事人的选择和约定而产生,另一方面仲裁员为了保证仲裁的公正性又要谨慎地处理好与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关系。主要要求仲裁员不得私自会见当事人或讨论案件,更不能接受当事人的请客送礼,尤其不得偏向指定他的一方当事人。但在仲裁案件的调解过程中,与一方当事人或代理人单独会见的情况不在此列。因为仲裁庭在调解前,必须争得双方当事人的同意。当事人一旦同意由仲裁庭主持调解,即是授权仲裁庭以适当的方式接触当事人,包括与一方当事人单独会谈。在美国的仲裁实务中,还有关于“非中立仲裁员”的概念,即指单方指定的仲裁员,遵循与“中立仲裁员”不同的行为准则,可“倾向于指定他们的当事人”。这一规定一直是该规范在商事仲裁界引发较大争议并受到批评之处。2004年生效的新规范保留了“非中立”的特殊规定,但将“非中立”由通常情况改成了例外情况,需要当事人做出特别声明。这一突出变化也反映了国际仲裁实践的内在要求。仲裁员的中立化要求能更好的保障仲裁的公正性,这里就不再详细论证了。美国基于实践中仍存在的情况还是作了保留。而在中国,各种规则一直是要求仲裁员处于中立地位的。如《中国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守则》第2条就明确规定“仲裁员不代表一方当事人,应当平等的对待双方当事人。”有人认为,仲裁员为指定一方多考虑一些是正常现象,无可厚非,这种现象决不可提倡。仲裁员只应当根据事实,依照法律和合同规定,参考国际惯例,独立公正的审理案件,而不应当让天平从开始就产生倾斜。调查实践表明,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的许多仲裁员在审理案件是并不在意自己是被哪一方当事人所指定,有的仲裁员甚至不记得被谁所指定。美国仲裁协会的一项调查也如此。这些都是值得称道的现象。
(五)保密义务
保密是仲裁制度的一项原则,也是仲裁的一大优势,是吸引当事人采用仲裁方式解决纠纷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几乎所有相关的道德准则中都有明确的规定。保密的内容对于当事人而言,是指仲裁员对于案件的看法以及合议的情况应当保密;对于外界而言,是指仲裁员基于当事人对他们的信任应对案情、审理过程、当事人的商业秘密以及其他不愿为人所知的情况保密。这种保密义务理应持续到仲裁裁决做出后的任何时间。当然,当事人同意公开的情况属于例外。
(六) 收取合理酬金并向当事人明示费用的根据
收取合理的仲裁费用是仲裁员的一项权利,但仲裁员应合理考虑案件的全部因素,并向当事人披露并解释费用的根据,这是一项诚信义务。有些准则中明确规定应由仲裁机构管理并统一收费。当然,这是以机构仲裁为前提的。在临时仲裁的案件中,准则要求与仲裁员之间有关报酬的商讨应当在所有当事人都在场时进行。这些费用应当是合理的。有市场价的应按市场价计算,没有市场价的尽量按成本计算。因为仲裁的一项重要特点就是经济性,当事人一般不会选择费用过于昂贵的仲裁。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对于上述公正、独立以及披露的具体适用,国际律师协会组织一个专家工作组起草了《国际律师协会关于国际仲裁中利益冲突指导原则》,并于2004年5月22日提交国际律师协会大会讨论。该指导原则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关于公证、独立和披露的通用标准,第二部分是通用标准的实际适用。其中第二部分分为以不同颜色命名的适用清单,列举了是否应当披露以及是否会影响公正、独立的具体情形。红色适用清单是从一个了解相关事实的合理的第三人角度看存在客观利益冲突的情况的非穷尽列举,具体又分为不可放弃和可放弃两种情形,两者的区分是严重程度不同;黄色适用清单是对基于给定事实的,从当事人角度对仲裁员的公正性或独立性引起正当怀疑的具体情形的非穷尽列举,但这种主观标准的披露并不自动导致仲裁员的不合格;绿色适用清单是对从客观观点看来没有利益冲突的表现形式或实际利益冲突的具体情形的非穷尽列举,在这种情况下,仲裁员没有披露的义务,且此客观标准应优先于黄色适用清单中的主观标准。上述指导原则是国际仲裁实践发展的产物。国际商事活动日益增加,其中的关系又日趋复杂,产生了更多需要披露的情形,而实践中又缺乏一个现实的标准,上述指导原则便应运而生。然而,这一指导原则并非法律规定或者仲裁规则,它的名称便足以表明它只是做为商事仲裁活动的一个指南,是对1987年国际律师协会制定的《国际仲裁员行为准则》的一个补充和细化,且它所列举的清单也不可能全面地涵盖实践中出现的各种复杂情形。然而,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它在形成过程中比较研究了各国相关的国内法、司法判决、仲裁规则、实践经验及运用,这使得它一产生就具有良好的实践性和亲和力,有利于它在国际范围内的推广。这样的方法同样也是值得各国仲裁实践所借鉴和学习的。
从法理学角度看,这一指导原则体现了程序正义的两个主要原则,即“任何人都不应当成为自己案件的法官”和“当事人有陈述和被倾听的权利”。这两个原则最早源自英国法中自然正义的观念,是为了限制国家机关的行政和司法权限的。我们在仲裁中将“程序正义”的观念引用进来,是为了保证仲裁独立与仲裁机构的仲裁权得到一定制约,从而保障仲裁员行为的公正性。而且,这种正义不仅包括形式上的程序正义,还包括实质性的正义的结果。当然,仲裁中的“正当程序”毕竟不同于公法中的概念,它会在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和正当程序之间有一个衡量。例如,在某些存在利益冲突的情况下当事人仍能通过明示肯定仲裁员可以继续进行仲裁。可以说,关于仲裁员行为规范的制定很大程度上就是在这一理念的引导下进行的,尽管很多制定机构在制定相关规范时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
重要的是,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趋势,那就是国际商事仲裁领域对仲裁员行为规范是越来越重视而且越来越具体化。那么,在这方面加强国际合作以增强商事仲裁在国际上的更大的包容性也不失为一种可参考的选择。
三、中国仲裁员行为规范制度的现状及其落实建议
在中国,迄今没有一套适用于全国仲裁界的仲裁员道德准则,这或许是因为中国仲裁协会尚未成立。1994年中国《仲裁法》第15规定:“中国仲裁协会应依照本法和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制定仲裁规则。”自仲裁法颁布以来,有少数仲裁机构还是制定了类似的规则,如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于1993年制定了“仲裁员守则”,但该守则并不为广大仲裁员所认知,也没有向外界公开推广。近几年,中国仲裁制度在中国迅速发展,也有更多的机构和人员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了仲裁员制度。例如,青岛仲裁委员会于2002年4月10日颁布了《青岛仲裁委员会行为规范》,北京仲裁委员会于2003年9月16日修订并通过了《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守则》,自2004年3月1日起施行,还通过了关于仲裁员聘用和管理的两个附件。广州仲裁委员会于2003年11月11日修订并通过了《广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守则》。2004年6月11日,由济南仲裁委员会牵头起草的第一个全国性仲裁服务规范在济南正式出台,根据该规范,因违纪违规而除名、解聘的仲裁员,实行“终身禁入”制度。规范首次提出了仲裁员公正承诺概念,并强调了回避、披露等制度。据了解,该规范是应国务院法制办要求而制定,由济南、广州等国内八家仲裁机构共同签署。目前,国务院法制办已将这些规范向全国各仲裁机构推广。同一天,天津仲裁委员会通过了《天津仲裁委员会仲裁员行为规范》,并率先在国内制定了仲裁员除名听证制度,以保证对仲裁员除名决定的正确性。这些充分表明,我国仲裁界已经意识到制定仲裁员行为规范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并开始由国内各大仲裁机构合作来制定相关规范,这是值得我们庆幸和称赞的。但是,国内已经制定的仲裁员行为规范的具体实施一定程度上流于形式,且内容和形式还未反映出道德规范的本质特点。例如,一些要求仲裁员在开庭时着装整洁、要求仲裁员阅读案卷等规定让许多学者无法理解。这些都有待于进一步完善。
那么,我国到底该如何进一步落实仲裁员的行为规范呢?鉴于我国仲裁法第十五条的规定,许多人把希望寄托在中国仲裁协会的建立上。但是,也有人认为,《仲裁法》关于中国仲裁协会的定位比较模糊,在协会设立目的、性质和任务等基本问题没有研究的情况下,仓促规定成立仲裁协会的条文,似有借立法增设机构之嫌,这既不符合《仲裁法》整体精神,也不符合体制改革的方向。笔者认为,由一个全国统一性的自律性组织来制定这样的一套准则并加以推广当然很好。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中国还缺乏这样的一个全国性自律组织,很多人又担心将来的中国仲裁协会建成一个行政附属机关。目前的情况是,国内各大仲裁机构基本上制定了仲裁员守则,并在一定程度上有统一的趋向。那么,我们可以首先在各仲裁机构内部实行改革或由各大仲裁机构联合改革,学习和借鉴国际仲裁界制定得较好的规范,英国的《仲裁员道德行为规范》和美国的《商事争议中仲裁员的行为道德准则》都是很好的蓝本。针对中国的实际情况,我们也可以做一些特别规定,比如对仲裁员的某些要求可以细化等等。然后把改革后的规范向国内其他仲裁机构推广,并鼓励当事人选择适用,逐步实现在国内仲裁实践中的统一。再把这一阶段作为过渡,在实践中总结经验,最终在国内树立起一套统一广为人知的仲裁员行为规范,并实现和国际仲裁实践的接轨。
至于行为规范的实际效果的落实,我们需要建立相应的保障机制。如前文所提到,仲裁员的行为规范出现在不同层次的成文规范中,还可以由当事人自行约定。相应地,对于仲裁员行为规范的违反也将承担不同程度的仲裁责任。一般所谓的仲裁责任,即指仲裁庭成员、仲裁机构对当事人承担的民事责任。理论上主要有责任论,豁免论和有限责任论。本文讨论的重点是专门性的仲裁员行为规范,因此在此也主要探讨对仲裁员道德行为准则的保障。首先,道德行为准则是仲裁员进行仲裁活动的一个指南,它不具有法律上的强制力作用,因此它的实现主要还是依靠仲裁员的自律,仲裁员的自我约束和自我提高是落实仲裁员道德行为准则的最好保障。其次,当事人可以对仲裁员的行为规范予以约定或选择适用现有的规范,并以行为规范来评价和选择仲裁员,从而给仲裁员施以道义上的责任。这必定是对仲裁员自觉遵守行为规范的一种鞭策。第三,仲裁机构可以进行适当的引导,组织培训活动,对不合格的仲裁员施以行业上责任。例如,进行批评,通报或除名等等。第四,司法机关可以进行适当的评价,且仅限于通过评价来进行一定的引导。最后,相关的组织和机构应加大宣传力度,使得行为规范真正为仲裁员所熟悉,为公众所知悉。               
文末,笔者借用曾被引用过的英国仲裁员协会前主席哈特威尔教授的一段论述作为结语:法官享有的全部荣誉,是国家政权的上层人物,他们装备了所有的防护措施,也值得当然的敬仰;而仲裁员知识劳动者,其责任是将工作做到极致,除了当事人的授权,他们一无所有。但是在国际商事领域中,没有什么荣誉会高于你被专业同事们或商业伙伴们选择为仲裁员,去处理他们之间的争议,作出他们无法作出的决定。
望我国的仲裁员们能珍惜自己的荣誉,严守仲裁员行为规范,为中国的仲裁事业输入新鲜的血液。
返回顶部